站内公告: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网站已经全面改版,信息正在更新中,欢迎您提出宝贵意见: zlhistory@163.com
站内搜索
学术成果
研究项目
新闻中心
章开沅对话华师一附中校长周鹏程
发布时间:2017-03-28   浏览次数:

 

 

3月23日上午,章开沅先生与华师一附中校长周鹏程的对话,原定于9点半提前了一刻钟,于9点15分在章开沅先生的办公室进行。

对话从章开沅小女儿章雪梅在一附中的读书生活开始。章开沅的女儿章雪梅是一附中的校友,女婿也是一附中的校友,还有章雪梅爱人的妹妹同样毕业于一附中。三人可以说是一附中的杰出校友,目前三人都在美国工作生活,在各自的领域干得很出色。

章开沅回顾了一附中初创时期的历史,尤其是郎郡诗立下了汗马功劳。郎老也是章开沅任校长时期的得力助手,可以说对一附中和华中师大都作出了重要贡献。不幸的是今年春节期间,郎郡诗突然辞世,在广州过年的章开沅没有获悉。回校后看到一附中官微发的相关纪念文章,章开沅才知道这个噩耗,他表示沉痛哀悼。为此,章开沅还专门写了一篇回忆纪念文章《又逢清明忆故人 ——悼念郎郡诗老战友》

章开沅说,自己见证了华师一的前世和今生,没有想到华师一能够发展到这个局面,成为全国基础教育的一面旗帜。一附中先进的办学理念和坚持育人为本的办学思想在基础教育中起到了引领示范作用,在应试教育仍然占主流的今天很不容易。中学办学是最难的,大学和小学阶段压力小得多,但中学教育尤其是高中教育,夹在中间,上有指挥棒,下有无数家长,压力很大。

“教育改革,中学教育改革最难,每前进一步都很难。但一附中办得这么好,我很佩服”,章开沅说,教育改革不是孤立的,牵涉到方方面面,国家层面的政策导向、社会风气,都影响制约着教育改革。中学校长的自主权不够,几乎没有办学的自主权,要改革很难。升学率指标一点都不能降,降一点上下左右都不愿意,中学校长是最难当的。

章开沅结合自身的成长经历高度肯定中学教育的重要性。他说,“我的大学只读到二年级,一生的文化基础、学术研究的基础都是在中学奠定的。中学6年是最重要的,我的文化底子、科学知识、人文知识、英文等都是在中学打下的基础,中学就有了丰富的精神世界”。章开沅说,他就读的国立九中办学不到8年,出了6个院士,他同宿舍的同学就是院士。对一个人的成长来说,中学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章开沅说:“我是把中学教育提得最高的一个,香港有个学者说从来没有一个学者像章老把中学教育提得这么高。事实就是这样的,中学教育比大学教育更重要。中学该怎么定位?我们要好好研究。我认为,不能把中学定位成高考的独木桥,不能把高考作为中学教育的目标,不能把升学率当作中学教育的最高追求。”

周鹏程还谈了两个想法,一个是想成立一附中北美校友会,想请章校长的女儿参与校友会工作。二是一附中办了几个刊物,想请章校长题写刊名。

章开沅肯定了一附中成立北美校友会的提议,认为一附中校友在国外发展都很好,是一个重要办学资源,应该充分挖掘利用,把校友资源变成教育资源,为培养人才服务。

翻看了一附中的几个刊物,章开沅选择为一附中校刊《博雅湖》题写刊名。他笑着说,写这几个字有点把握,因为他曾为华师的博雅广场上的石雕写过“博雅”二字。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最后,章开沅把最新出版的《章开沅口述自传》签名送给周鹏程和另外两位年轻老师。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桂子先导

版权所有:武汉近代史研究所地址:华中师范大学内
电话:86-027-67861579传真:86-027-67862812
技术支持:捷讯技术